首页  |  客服电话:0551-65312862、65313796  |  邮箱登陆  |  OA登陆  
 
 爱的故事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> 凯发电游慈善 -> 爱的故事  
孩子也可以帮助孩子! 他6岁拖着玩具车为灾区募捐,11岁徒步1000英里为海地筹
发布时间:2017-02-04 文章来源:本站  浏览次数:4470

2010113日,海地发生地震的第二天,远在美国洛杉矶的一个11岁男孩儿,开始了徒步行走。孩子微跛,身后跟着一个18轮的红色拖车队。他就是美国最有名的儿童慈善家扎克·班纳,此行是要为海地无家可归的儿童募款。在过去的4年中,他已经帮助了120万流浪儿童。

 

装满爱心的红色小拖车

  

扎克·班纳(Zach Bonner )于19971117日出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,小红车基金会创始人。

 

20048月,一场飓风袭击了佛罗里达,导致数十人死亡,数千人无家可归。家住洛杉矶恩西诺社区的6岁男孩儿扎克通过电视,了解到佛罗里达的灾情,看到一个小朋友拿着一只空塑料瓶子哭泣的画面,他对妈妈说:“我想把我的水壶捐给他。”妈妈布里塔妮说:“好的,明天我帮你将水壶送到红十字会去。”

 

过了一会儿,扎克又说:“能不能将我的毯子和运动衣也捐上,要知道他们没有东西盖也没有衣服换。”布里塔妮走过来抱着儿子说:“他们遇到的困难有很多,你太小了,许多事情做不到,还是让政府和有能力的大人去帮助他们吧。”扎克反问妈妈:“帮助,难道不是越多越好吗?”布里塔妮脸红了,感到汗颜的同时,也为儿子骄傲。

 

第二天,这个单亲妈妈就将扎克心爱的毛毯、衣服和水壶,交给了红十字会,指明要捐给电视上报道的那个可怜男孩儿。当她回家时,看到一个小人儿,拖一辆红色玩具车,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,正在敲邻居家的门,那不正是儿子扎克吗?

 

她跑过去,看到儿子的塑料小拖车上放着文具、毛毯、肥皂等东西。他已是满头大汗,看见妈妈,笑着说:“既然我们家能捐出一些有用的东西,别人家也可以。瞧瞧,我只拜访了5户人家,就收了这么多。”

 

布里塔妮看到拖车上有部崭新的手机,不敢相信那是别人捐出来的,于是厉声喝问。扎克委屈地带着她找到伯奎斯特老先生,老人对布里塔妮说:“谁能抗拒一个6岁的孩子呢?是他让我知道现在有人比我更需要这部手机。”布里塔妮分外感动,这才明白,孩子的慈善号召力要超过大人。

 

扎克天生就患有轻微的软骨症,左脚使不上力,正需要到户外多行走。第二天,布里塔妮放心地让扎克拖着小小的玩具车四处敲门。可下午到超市,一个妇女好奇地盯着她的菜篮子,“布里塔妮,我给你儿子捐过一件毛衣,要知道你们还吃得起牛排,我就不捐了。”布里塔妮愕然,她怎会认为儿子是在乞讨呢?

 

妇女鄙夷地说:“别人上门募捐都是要钱的,哪儿像扎克什么都要。想想面包鲜花什么的,怎么可能到得了灾区?”布里塔妮回到家,立即呵斥扎克,让他将东西一一送还。

 

扎克不理解妈妈前后态度的剧烈变化,眼眶里蓄满了泪水。布里塔妮痛心地看到,接连两天在烈日下暴晒,儿子的皮肤变得通红。她再也没有勇气解释自己受到了怎样的误解,她觉得自己承受的,远比不上儿子。

 

布里塔妮弯下腰亲吻儿子的额头:“对不起,我收回刚才的话。但是你要答应我,以后不接受面包和鲜花。”扎克更奇怪了:“为什么不呢,伊丽莎白奶奶说,她可以出钱买下这些东西,这样她还可以不上超市呢,而钱不正是灾民需要的吗?

 

布里塔妮无言以对。从那天起,她真正接受了扎克募捐实物的方式,其间她甚至被警察调查过一次,直到红十字会出面作证,才摆脱指使未成年人假募捐的嫌疑。

 

结果,扎克在20天里共募捐了27“拖车”的物品和500美元。得知这些东西全是由一个6岁孩子收集来的,红十字会负责人将扎克那双磨破了的运动鞋,以及轮胎被磨平了的红色拖车一并带上,“这些东西不是捐给灾民用的,而是让他们感受鼓励的,这上面有一个6岁患腿疾男孩儿的执著。”

 

当年9月,佛罗里达州电视台在一期反映救灾的纪录片中,特别提到了扎克磨旧的运动鞋和红色拖车。生产玩具拖车的维尔玛公司,震惊于扎克让一辆玩具车发挥了超乎寻常的作用,也从这一事件上看到了巨大的广告效应,他们拨款5万美元成立小红车基金,基金的拥有者就是扎克——这意味着他可以组织自己的慈善团队了。

 

扎克的成功,让加利福尼亚红十字会意识到,儿童的面孔,不但可以用来制作募捐的海报,还可以出现在慈善一线,因为面对孩子,人们通常会报以更多的信赖。而扎克上门募捐实物的方式,是汇积点滴爱心的最好途径。

 

于是他们在全州推广小红车行动,一些孩子纷纷加入小红车基金会。

 

 

2009年为止,扎克总共投入了2000小时进行募捐,募集的资金和物品惠及120万美国及非洲贫困儿童。

 

为奖励扎克的精神,2008年,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,赠给基金会418轮的红色大拖车,帮助他们运送物资。而5年的时光,让扎克从一个只知道敲门募捐的小孩童,变成了一个懂得复杂资金和物资管理、跟众多援救组织都有联系的基金会CEO,成为加利福尼亚人的骄傲。

 

远征1000英里为海地募款

  

扎克的故事后来被拍成电影《小红车》

 

2010112日,扎克从电视中得知海地发生了毁灭性的灾难。一场7.3级的地震将首都太子港和周边地区变成废墟,数十万人被埋,无数人无家可归。灾害过后,挖掘救人和食物水源的筹集发放陷入无序。在这样的混乱中,最可怜的是失去父母的孤儿。

 

扎克号召小红车志愿者紧急行动,但他沮丧地发现,募捐到的东西根本到不了海地。因为该国只有位于太子港附近的一个机场,而这个机场吞吐能力极为有限,来自世界各国的救援人员、救援器械等紧急物资,也只能排队进入。

 

红十字会负责人告诉扎克,现在海地急需的是美金,以转给当地慈善机构就近在邻国采购。

 

扎克为难了,多年来小红车之所以被人信赖,就是奉行实物募捐这种大多数人都能承受得了的单纯方式,而在经济危机尚未消退的美国,要民众只捐现金,恐怕是难上加难。

 

为了吸引公众注意,扎克决定徒步行走1000英里(相当于1600公里),争取最大的同情心,从而号召人们解囊相助。

 

5年来一直默默支持儿子的布里塔妮,这次坚决反对。因为有着腿疾的扎克要行走上1000英里,肯定要花好几个月时间,况且他确定的路线有一大部分都是崎岖的山路。她怕他腿疾加重,更怕他遭人洗劫。“不要颠覆小红车5年的宗旨,让志愿者继续接受实物捐助吧,形势缓和一点儿自然能运进去。”

 

扎克摇着头:“这是基金会生存和发展的需要,如果它不能担负更多的功能,以后再遇到类似事件,它仍然会无能为力。”布里塔妮反复思量后,决定陪儿子走上一段。

 

2010114日,扎克出发了,起点是洛杉矶的好莱坞山。他的418轮红色拖车一字摆开,车头前面是大大的横幅:海地孩子需要你!

 

 

扎克宣布,基金会已向所有的小红车志愿者发出号召,让有能力进行家庭辅导的大孩子,去帮助小学生辅导功课。他向家长们承诺,他们的辅导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,赚取的费用都会捐给海地的孩子。请大家给予这些孩子信赖,同时也给自己一次表达爱心的机会。

 

扎克的声音一落,一个老妇人说:“我有一张50美元的电话卡,可以做现金捐吗?”扎克回答:“当然,50美元的电话卡,有可能帮助一个妈妈找到她失散的孩子,也可以用它为孩子们呼吁到更多的救助。”周围有更多的声音响起来,一个戴墨镜的男人,走过来交给扎克一万美元的现金支票。这时突然有人喊道:“看,是约翰尼·德普(好莱坞著名影星)!

 

明星的效应更是巨大。扎克首站就募得2.5万美元的钱款和物资,适逢加利福尼亚电视台想拍一个慈善募捐的纪录片,他们认为扎克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挖掘人们封存的善心,是最好的人选,于是派摄影师陪他一同出征。

 

乡村公路上的儿童募捐车队

 

 

2010114日下午,扎克一行正式离开洛杉矶市,向中西部出发。他和母亲并肩走在前面,一些随行的工作人员和摄影师走在后面,最后面是缓缓行进的4辆红色拖车。因为要选人口多的市镇宣传和募捐,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乡间公路。

 

当扎克走在路上时,美国的各大媒体也在轮番滚动报道海地灾情,不断上升的死亡数字,饥荒和缺水导致的越来越乱的治安局面,不断被挖掘出来的废墟下顽强的生命……这一切都洞穿着人们的心灵。人们强烈地感觉到,地域可以不同,肤色可以不一样,但生命的尊严和价值一样。所以当115日,扎克一行出现在拉伯契切镇时,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幕让人无比震惊。

 

这是一个以种植康乃馨为经济支柱的市镇,当地居民从新闻里听到小红车募捐车队要经过本地时,便早早地站在街道两旁。他们很早就知道小红车不拒绝任何形式的爱心,所以一些花农手里抓着现钞,更多的人手里提着食品、衣物和鲜花。面对人们的热情,扎克无法启齿只要现金,结果在拉伯契切,4辆大拖车被装得满满的。

 

 

怎样在到达下一个集镇前,将这些东西变现呢?扎克犯了难。这时,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女孩儿瑞秋,拖着一辆红色的小拖车赶了上来,“我可以帮你拖上那些不耐压的鲜花,陪你走到维克多镇卖出这些花,那里的人可喜欢了。”“维克多人还需要拉伯契切什么?”扎克问。瑞秋回答:“那里接近山区,他们需要我们这边的燕麦和牛肉。”

 

扎克灵机一动,请求道:“能不能帮我组织到更多的小拖车,让它们的主人陪我们一起到维克多?”瑞秋欣然答应。

 

没多久,20多个大小不一的孩子,带着各式拖车赶来,大家将物品从大拖车上分散下来,组成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,向8英里外的维克多镇进发。瑞秋告诉扎克,她已经通知住在镇上的表妹,让她再组织拖车队伍。只要他们一到达,这些物资就可以由孩子分运到各家各户义卖了。

 

 

黄昏时,扎克一行到达维克多,夕阳下果真有许多父母与孩子在等待着。然而孩子们根本不用叫卖,家长让他们直接拖回自己家里,然后不论价值地将现金交给扎克。

 

截至17日,扎克就募集到了300万美元的善款,这在徒步募捐史上是效率最高的。

 

118日,地震发生一周后,扎克步行了78英里,磨坏了一双鞋,脚上起了18个水泡,双颊被冻红,眉毛被晒成金色。而他们募捐的300万美元善款被汇往海地,全部用到孤儿院的补给上。作为民间慈善力量,小红车成为这次灾难中反应最快、募款最多、成员年龄最小的慈善团体。



海地媒体也报道了11岁的扎克步行募捐的消息,新闻里说:“扎克还在向前行走,他的目标是1000万美元。一深一浅的两个小小的脚印,要丈量1000英里的路程,他穿越的不仅是土地,还有我们的灵魂,他送来的不仅是钱,还有永不放弃的勇气和精神。要知道外界的救助固然重要,然而大悲的地方应该有大的自信和坚强,这才是我们走出这场灾难的制胜法宝。”

 

来源:《读者》  作者:菡萏


上一篇: 关于“小王子”的故事
下一篇: 一日一捐之切磋琢磨——人有善念,天必佑之
加入凯发电游 | 联系我们 | 官方微博 | 技术支持 : 凯发电游
COPYRIGHT © 2013 GZE ALL RIGHTS RESERVED.  皖ICP备0551518号  您是第   位访客